酒企复工“闯关”记-雷峰塔地宫

作者:女子强奸男子发布时间all:2020年02月28日 05:51:37  【字号:      】

酒企复工“闯关”记

记者在调研中发现,疫情期间,得益于无接触配送服务以及线上平台的推广,线上酒水渠道的动销明显好于线下。

据其介绍,目前全国交通物流虽已逐步恢复正常,但物流速度相较以往而言变慢,产品运输要花费更多的时间。而且截至当前部分酒企员工的出行还处于一定的控制当中,无法按时返回工作岗位。

除此之外,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山西汾酒、水井坊、舍得酒业等企业都已于2月10日至2月17日期间分批复工复产。

2月27日下午,《国际金融报》记者走访上海本土知名便民酒类连锁酒老板一家门店发现,截至目前该门店仍处于闭门谢客状态。“自1月30号起就暂停营业了,本来是打算2月24号正常营业的,但是现在推迟到3月2号,我们也想早点营业。”记者根据门店告示中提供的联系方式致电该店负责人,得到上述回复。

“疫情对春节前发货和动销影响不大,二季度去库存压力应会有所显现。就企业而言,节后补库存需求大幅下降,这部分量占春节旺季销售比重在20%-30%,如果春节占全年销售比重40%,则影响全年行业销量8%-12%。”招商证券在此前的一份研报中如是写道。

“我们春节期间没有休息。”酒类新零售企业1919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疫情期间,1919线上侍酒师店铺(个人在1919注册为侍酒师后,可以开设个人店铺,自行选品运营,与平台按照销售分佣金)新增注册超过2500个。

酒企复工“闯关”记

“闯关”复工2月13日凌晨,相较于还在沉睡中的赤水河两岸,贵州茅台制酒生产房已是灯火辉煌,这一天,茅台生产部门及保障部门正式复工复产。相比国务院及贵州省规定的复工期限,作为白酒行业的“龙头大哥”整整晚了3天。根据茅台官网披露的相关信息,2月17日,随着该公司包装、勾贮以及相关销售、管理部门开始运转,茅台自此全面复产复工。

一位白酒企业高管向记者表示了担忧,目前其所在的公司一方面受上游原材料影响,另一方面下游消费市场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除生产酿造部门复工外,类似包装业务等还处于“停摆”状态。

对此,何进称,当前,经销商的动销的确明显不如以往,所以该公司已经制定具体措施帮经销商提升产品动销。对酒企来说,此次疫情不仅激发了更多消费者对线上消费体验的需求,更让行业对消费场景有了更全面的认知。“我们认为酒业电商将迎来更多机遇,传统酒企将针对不同的需求,打造多维度传播场景,为线下终端引流”。

“总体来看,整个白酒行业的正常生产已经开始重回正轨,但是复产复工之后,疫情防控则是企业目前面临的最大难题。”一位该行业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最大的风险来自有员工感染”。

不过,截至当前,并非所有酒企都已实现全面复产复工。从2月10日便开始组织员工正式复工复产的山西汾酒是白酒行业中复工最早的企业之一。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他们自2月10日起,陆续分三个阶段推动复工复产,目前已启动第一阶段的酿酒生产,共计5500余人复工。按照计划,第二阶段则从2月20日持续到2月底,第三阶段预计在3月以后。此外,记者从洋河股份方面获悉,其于2月17日正式复产复工,不过各省分公司销售员工需视各地情况,目前还未确定复工时间。

事实上,除面临防疫的难题,一线人员返岗难、供应链上下游难以打通也是该行业复产复工的难点。“作为白酒的生产者,我们的上游是原粮供应商和产品包装等,因为我们有自己的玻璃瓶厂和产品包装线,而原粮方面,我们有可以储存10万吨的生态粮仓,所以目前上游这块对我们影响不大。不过,下游对我们影响比较大的是物流。”舍得酒业营销公司总经理何进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这的确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记者从泸州老窖方面了解到,从2月10日开始,该公司销售和管理部门复工,7天后全面复产复工。

如何活下去?需求侧的“冬眠”,是当下除防“疫”之外,酒企最大的心结。

和上述负责人一样,陕西烟酒专卖店老板张强(化名)同样感到压力。他的专卖店位于西安市未央区,此前该区曾实施每户2天一次外出采购规定,“目前情况有所好转,但生意还处于停滞中,尚未开门营业,开了也那回事,关键是没有顾客,门店没开门,租金还得正常交,想着就头大。”

眼下,复工已成为企业们的共识。根据中国酒业协会公布的相关数据,截至2月24日,泸州老窖所在的四川省泸州市的124家规模以上酒类企业已累计复工复产108户,复产率87.1%。其中,泸州老窖、郎酒集团、川酒集团三大“龙头”企业复工率达到100%。

针对这样的棘手问题,酒企也有自己的应对之策。记者从五粮液方面获悉,截至当前,该公司已经多次召开有关复产复工的专题会议,对重点人员排查、用餐管理、重点场所消毒灭菌、体温测量、口罩佩戴、交通管控、物资保障等进行安排部署。

不过,也有部分酒企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疫情之下,复工企业一方面需要承担起员工疫情防控的成本,另一方面还需面对上游原粮、包装材料短缺以及下游销售渠道以及物流系统不畅通等种种困难,“从企业复工到市场需求恢复,仍然需要等待一定的周期。但疫情影响是阶段性的,从长远来看,不排除‘补偿式’的反弹性消费出现的可能”。

“我们工段从(2月)17号正式恢复酿酒生产,进入生产现场前要进行测量体温等准备工作,用酒精消毒,全程佩戴口罩,虽然并没有举行隆重的复工仪式,但我感觉一切都很规范有秩序,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也觉得踏实。”日前,泸州老窖酿酒工人何旭对记者表示。




美女性侵整理编辑)

专题推荐